主页>> O曼生活 >很多时候我们的深情,不过是太爱自己 >

很多时候我们的深情,不过是太爱自己

发布日期: 2020-07-09

很多时候我们的深情,不过是太爱自己

早些年的时候,明星都对感情问题讳莫如深。即便是在死缠烂打,也有一套见招拆招的标準答案。

记者问:你喜欢什幺样的女孩?

明星答:性格好,孝顺。

记者问:你现在找到真命天女(子)了吗?

明星答:还没有,我现在的重心放在工作,感情的事情顺其自然。

记者问:上回拍到你和XX同回酒店……

明星答:她(他)是我助理,我们只是工作关係。请媒体和大家给艺人一些空间,多关注我的作品。哦对了,对于造谣者,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所以我在小的时候,一直以为明星是不恋爱和不结婚的,都像是无欲无求的圣人一样。有女朋友就说只是认识,结了婚就说是邻居,有了孩子就说老妈又生了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一团和气。

这些年风气大变,十八线艺人带着孩子重回事业巅峰,过气浪子靠着新恋情洗的一手好地。公司和他们都曾经以为粉丝看见偶像恋爱和结婚会一哭二闹三上吊,发现就算是宣布自己结婚了,粉丝也没有他们想像的那样集体失恋。

于是隐恋许久的男艺人终于公布自己的婚讯,表示感谢妻子的陪伴,以后会好好珍惜。各种新闻报导也出来了,说是“相恋二十年,难得有情郎”之类歌功颂德的话,俨然就是始终如一的绝世好男人了。

但是我犹记得在三年以前乃至更早的时候,那位男艺人对于恋人的身份一直遮遮掩掩义正言辞——“我们没关係,我们没恋爱,我们没隐婚,我们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洁身自好也是你,从一而终也是你——你是绝世好男人,行了吧。

藏着掖着那幺多年,究竟在怕什幺?

怕粉丝伤心,怕公司解约,怕自己不够完美。因为爱惜羽毛,这个人的爱要占着,粉丝的爱也要占着,公司的爱也要占着,其实说白了,只是爱自己而已。

现在发现时代变了,好的家庭也很为事业加分,所以一点一点放出婚讯,每放出一点博一点眼球,把婚事又变成了名利场,这代言那冠名,最后连求婚时的眼泪,都变成商业的,每一滴都有冠名赞助,都价值连城。

把爱变成无风险投资,认涨不认跌,只赚不许陪,这也是自私的一种。

你爱她吗?不如说你爱的是你的欲望、炫耀和贪婪。当你在想她能为我做什幺,而不是你能为她做什幺的时候,那已经不是爱情了。

曾经看过一个英文故事,老爸问女儿说,你为什幺要结婚?

女儿说,我要找一个人来爱我,关心我,给我安全感。无聊了陪我逛街,饿了给我做饭,生病了看护我,烦躁了安慰我……

老爸说,不,你要结婚是因为你要找到一个人,对他好,爱他,关心他,给他安全感。爱不是自私,是无私,就是不要想你要什幺,要去想他需要什幺。

克裏希那穆提在《人生中不可不想的事》中说,你明白爱一个人是什幺意思吗?你爱一棵树、一只鸟、一个宠物,你照顾它,餵养它,即使它不给你任何回报,不跟随你,你仍然爱它。可是,大部分的人都不是以这样的方式去爱。我们一点也不明白这种爱,我们的内心是依赖他人的,我们并不是爱了之后,便把它留在那裏,我们的内心依赖着他人,我们其实是希望被爱。

民国才女张爱玲和胡兰成1945年结婚,婚贴曰:“胡兰成张爱玲签订终身,结为夫妇。”这是张爱玲写的,胡兰成又在后面补充了一句:“愿使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刚开始是甜蜜的,以至于男的废了耕,女的废了织,并肩在阳台上看晚霞就很好很好。

张爱玲并不是那种大方极了的人。她的父亲和后母打她骂她,她就一块一块把家裏的丑事写进文章裏,一点点的羞辱他;她的母亲远渡重洋之前去看她,她硬是忍着一点眼泪也没淌;她的弟弟在她成名之后曾找她约稿,她以不给不出名的杂誌写稿为由,断然拒绝。玻璃心,会计算,以怨报怨,是她遇见胡兰成之前的行事风格。遇见胡兰成之后,即便是胡兰成辜负她,她还是至情至义。

胡兰成因为政治立场问题躲到温州,张爱玲怕他受苦,用拍电影做编剧的稿酬寄给他让他花销。胡兰成这个人一向是爱红,他写信告诉张爱玲,他在温州和範小姐出了点问题,知道範小姐需要打胎,胡兰成没有钱,流产的钱是张爱玲出的。

张爱玲冒着战火到温州照胡兰成,她形容自己的心情是:“我从诸暨丽水来,路上想着这裏是你走过的。及在船上望得见温州城了,想你就在那裏,这温州城就像是含着宝珠在放光。”就那幺高兴,然而胡兰成对她还是不冷不热,张爱玲呆了三天,觉得没趣,自己返回上海。那幺一个妒忌的女人,27岁离开胡兰成的时候,还寄给他了三十万,怕他生活无着。而那三十万块钱,是张爱玲做编剧的第一笔收入,她毫无保留,悉数奉上。

张爱玲晚年隐居美国。她更加年迈一些,与一位友人坐在公园裏聊天,说自己对于爱的理解是,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

我希望在爱中的人们都把心放大一点,攥得太紧容易气短,太自私了容易成为孤家寡人。别把感情想像的无坚不摧。

而很多时候我们的深情,不过是太爱自己。

林韵(正经婶儿)粉丝专页

林韵(正经婶儿)微博

林韵全新作品《爱情,不过就是理解複杂,选择简单》时报出版

   很多时候我们的深情,不过是太爱自己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