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M生活书 >从放不放鞭炮看庙会文化在现代生活的两难 >

从放不放鞭炮看庙会文化在现代生活的两难

发布日期: 2020-06-17

鞭炮喧哗之冲突

前些日子住家附近有神明的绕境活动,鼓乐声、鞭炮声阵阵喧嚣,吸引我出门观看。或许是小时候居住在乡下的经验,我对于庙会活动常常有种亲切感,特别是在心情不佳时,庙宇环境中的声音与气味,甚至具有抚慰的作用。不过,许多人对庙会的感觉与我不同,庙会活动中的许多元素跟现代社会生活的某些特徵有所冲突,给许多人带了不悦,形成了庙会文化与现代性之间的难解冲突。

这次的庙会活动颇为成功,绕境队伍很长,各式阵头很多,马路上鞭炮声络绎不绝,持续许久,反映了人们对神明的热情与虔诚,热闹的景象展现了神明的神威,也让人彷彿感受到神明的强大灵力。鞭炮烟雾散去之后,整条道路看上去像是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红地毯,覆盖着满满的鞭炮碎屑。

鞭炮声中,绕境队伍暂时停住不动,等候神轿与阵头在庙前空地上进行着仪式与表演。因为绕境队伍佔据了街道空间,庙方派出的交通组人员忙着指挥交通,十字路口一般通行的车辆行进缓慢,不过并没有人按喇叭或显现不耐烦,人们似乎已经对此习以为常。不过在这个平和画面的另一面,几天之内,网路上陆续出现许多对庙会活动的批评。

除了抱怨绕境队伍对交通所造成的不便之外,更多的批评是针对庙会所带来的噪音与空气污染。放鞭炮所产生的巨大声响让许多人觉得生活备受干扰,尤其庙会常常会进行得很晚,深夜十一、二点的鞭炮声更让许多人觉得难以忍受。而燃放鞭炮所产生的大量浓烟,让很多经过现场的人或街道两旁居民觉得呼吸不舒服。

也有许多人担心在整个社会都为空气污染问题而忧心之时,这些烟雾会让空气污染问题更加恶化,曾有环保局官员到庙会放鞭炮的现场进行测量,发现燃放鞭炮时空气中的PM2.5数值高达1,000微克(μg),比正常值35微克高出近30倍。而燃放鞭炮所可能引起的火灾也让许多人担心。另外也有人对于燃放鞭炮所耗费的大量费用感到是浪费金钱,不如把这些钱拿去做其他的社会公益事业。一次庙会活动下来,稍有规模的庙宇可能要花费高达200万元燃放鞭炮。

对庙会的批评并不只在网路上进行,地方政府经常接到民众的检举与抱怨电话,强力要求政府要对此採取取缔行动。对于必须回应民意的地方政府来说,这些抱怨与要求形成了一种施政上的两难处境,因为地方庙宇同样也会对市政府传达他们想要燃放鞭炮的需求,也经常透过民意代表在议会中对市府官员提出质询。

环保的概念以及现代社会生活中应有的秩序与规範,使得民众对地方政府的抱怨与要求具有高度的正当性。然而对庙宇来说,燃放鞭炮同样具有宗教信仰上难以撼动的理由,并且还牵涉到一些信仰之外的人情与面子、商业利益与个人利益以及地方政治的複杂运作。

从放不放鞭炮看庙会文化在现代生活的两难 图片来源:环保署
庙会遶境示意图
热闹:人神互动的展现

不同宗教对于集会活动的理想标準不见得相同,汉人民间信仰则向来以「热闹」作为庙会活动举办时所追求的理想目标,而燃放鞭炮则是营造「热闹」场景的重要元素之一。相对于某些宗教对仪式追求的是庄严宁静,为什幺民间信仰却是追求热闹?在民间信仰中,神明的灵力是一种关係性的存在,灵力是在人神的相互关係中诞生,愈旺盛的人气、愈丰盛的礼敬,会酝积出神明愈强大的灵力,神明会愈灵验。而「热闹」就是这种灵力观的具体实践。

热闹活动聚集了大量的信徒来崇祀神明,而各种阵头、鞭炮、祭品则代表了人们对神明的虔诚礼敬,这些人群、仪式展演与祭品奉献营造出一种活跃的人气,构成了一种被称为「热闹」的氛围,是人们举办庙会活动时追求的核心价值。在热闹的场景中,人们一方面觉得神明必定能够感受到信徒的虔诚,因而会积极回应人们的祈愿;另一方面,在这种热闹的氛围中,信徒在心理上也对神明的神威有强大的感受,因而更敬畏神明。

简单来说,热闹的庙会活动有助于提升或展现神明神威。这种关于神明灵力的观念,在民间已经延续了千年以上,我们可以在南宋洪迈所写的《夷坚志》中採集的许多民间故事中看到这种观念的显现。

由于燃放鞭炮能够发出很大的声响,四射的炮屑也会引起人们的骚动,很能够营造出一种热闹的氛围,因此是热闹活动中的重要元素,而这种特性也使得鞭炮成为人们在活动举办时,用来宣告某项仪式或活动的开始或结束时常用的手段,使得庙会活动中不时会出现燃放鞭炮的现象。

除了作为「热闹」的元素之外,鞭炮也被人们认为具有驱逐邪秽的作用,神明绕境时,燃放鞭炮可以将邪秽驱逐,为神明清理出洁净的空间来迎接神明的到来。另一方面,燃放鞭炮被认为是一种对神明的礼敬,表达信徒对神明经过住家前的欢迎。比起单纯拿香虔诚地礼拜路过的神明,信徒觉得燃放鞭炮能够发出声响、闪出火花并散出烟雾,这些都会显着地引人注目,因而能够更有效地让神明感受到他们崇敬的心意,也能够帮忙增添绕境活动的热闹气氛,对整个庙会活动尽一份自己的心意。

鞭炮:庙宇交陪的礼数

绕境的过程中每当经过一间庙宇,神轿便会在庙前停留进行仪式展演,表达对该庙宇神明的礼敬,这是神明之间的相互礼仪,也是庙宇之间的交陪礼数。一旦庙宇的神轿与阵头在特定庙宇前进行仪式展演来表达礼数,此时该庙宇也必须表达相对回礼,除了给绕境的队伍送上香菸、饮料之类的礼物外,燃放鞭炮更是重要的礼数。并且,礼数的份量也视庙宇双方的交情深浅而有所不同。交情较深的,礼数较厚重,鞭炮的燃放量常常也较大。很多时候,庙方为了表达对对方庙宇的重视,将鞭炮铺满整条街,一经点燃,整条街炮声隆隆、烟雾瀰漫,庙宇双方都感觉到很有面子,对许多信徒来说,这景象也令人兴奋。

庙宇之间的交陪活动是民间信仰中存在久远的习俗,有些交陪关係传承已久,是一种固定的长久情谊,彼此的互动稳定、持续而频繁,只要对方庙宇有任何活动,都会热情参与相挺;有些庙宇之间的交陪活动则是因为举办活动时必须有互动,例如绕境会经过对方庙宇神明的辖境,因此必须有所礼尚往来,双方之间的互动在活动结束后不一定会持续或有经常性的往来。

在传统社会中,庙宇之间的稳定交陪意味着两个庙宇所属社区之间居民的稳定情谊,若有一方在交陪互动中失礼,会引起对方社区整体居民的不满。在现代都市中则不一定如此,很多时候只是双方庙宇管理委员会之间的情谊,交陪的礼数所牵涉的是管委会成员之间的人情与面子,很多时候,管委会的主任委员本身是这种礼数当中的最重要的主体,有些主委会透过交陪礼数的获得来彰显自身的能力与地位。

整条街铺满鞭炮的现象在过去并不是常见的景象,因为所费不赀。不过近年来这种现象颇为常见,除了经济的发达使得庙宇拥有较大的财力之外,某些民间信仰活动的运作模式也在其间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通常庙会举行前,贩售鞭炮的厂商就会主动来找庙方洽谈燃放鞭炮的事宜。厂商一般都会清楚地记得每一间庙宇在上次的交陪活动中为对方庙宇燃放了多少鞭炮,因此都会提醒这次要回礼的庙宇上次对方庙宇有多少的鞭炮作为礼数,并鼓吹庙方应该要按照习俗,增添一些鞭炮燃放量来表达心意。

从放不放鞭炮看庙会文化在现代生活的两难

这种「添一些」的习俗在民间信仰活动中很常见,譬如传统上有一种「乞龟」的习俗,庙方準备了一些「平安龟」,这种龟有可能是以黄金之类的贵重材质做成,不过大部分都是以糯米做成,信徒如果幸运地得到神明的允许而请回平安龟,隔年必须做一只平安龟来归还,此时信徒必须做比去年所求得的更大一点的龟来答谢神明。

又譬如近年来有些土地公庙会提供所谓的「发财金」给信徒来祈求借取,求得发财金的信徒在日后归还时,通常会归还比当出所借取更高的金额,这些庙宇常常会因此而赚到钱。就在这种「添一些」的惯习下,庙宇之间因交陪礼数而燃放的鞭炮量便愈累积愈大,「鞭炮地毯」的现象便愈来愈常见。

对厂商而言,在庙宇中间扮演这种协助燃放鞭炮事宜的角色,具有很高的商业利益,因此厂商通常会发挥其口才对庙宇进行游说,让「添一些」的交陪礼数尽可能地发挥,增加鞭炮的销售量。另一方面,庙方一般都先跟厂商谈好燃放鞭炮的价钱,譬如说二十万,那幺厂商就会将价值二十万的鞭炮载运过来安置燃放。不过有些时候,厂商事实上并没有载来二十万的鞭炮,而是少于二十万,譬如说十五万,那幺剩下的五万就会以隐密的方式流到庙方特定人士的手中供其运用。这在种情况下,燃放的鞭炮量愈大,流到特定人士手中的金钱也会愈多,这种运作模式对鞭炮交陪的礼数模式也具有一定的推波助澜作用。

难解的庙会现代性矛盾

除了鞭炮的噪音与环保问题外,庙会活动经常持续到深夜而影响民众的作息也是庙宇经常被投诉的原因。事实上在官方的宣导下,庙方在安排活动时都会计画在晚上十点前结束活动。不过,实际活动进行时却常常会超出庙方的时程安排,尤其如果牵涉到绕境活动。因为绕境活动除了有交通因素的影响外,参与绕境的神轿与阵头经过路上的每一间庙宇都必须进行仪式展演来表达礼敬,许多阵头为了表达礼数或者要引起喝采,有时会表演的比较久,这会让整个绕境活动的时程变得很难掌控。

因此,绕境活动常常会超出原本预定的时程,而当队伍经过特定庙宇,或者最终回到主办的庙宇时,按照习俗又必须又燃放鞭炮与阵头表演,因此深夜的庙会噪音便成为不时出现的景象。

随着社会的现代化,许多现代性的价值观逐步取得绝对的正当性,音量不可过大以免扰人、炮竹燃放必须有所限制以免引起火灾、庙会垃圾必须被清除、空气污染必须加以管控等,这些现代性的价值观在民众一通通打给市政的投诉电话中,对传统的庙会活动带来很大的冲击。因应民众的不满,市政府于是开始对庙方进行宣导,甚至派员到庙会现场监督,以各种相关的法规对庙宇开出罚单。这些官方的措施有其效力,不过效力有限。

从放不放鞭炮看庙会文化在现代生活的两难
除了音量及空汙,垃圾问题也是庙会文化与现代性价值观的冲突之一

由于官方所面对的是传承久远的民间信仰神圣的宗教观、世俗的人情与面子、现实的商业与个人利益等,因此所遇到的阻力很大。有一次笔者参与某间颇有规模的庙宇在庙会前所召开的协调会议,这次会议召集了绕境活动路线中牵涉到的所有庙宇人员来开会,现场来了上百位的各庙宇管委会成员代表。由于庙会活动牵涉到交通管制等问题,因此庙方必须发公文通知市政府,市政府得知要举办大型庙会,便派了民政与环保两个单位的人员前来与会,希望能够借此机会进行宣导。另外,由于庙宇是地方社会重要的集体认同所在,对政治人物来说是获取民众认同不可忽略的对象,因此这次会议也有两位市议员也来参加。

在会议中,环保局的官员提醒庙方要注意市府有关燃放鞭炮的规定,尽量不要燃放。接下来另一位市府人员要发言时,则被庙方技巧性的阻止了,并说「我们都知道妳要说什幺」。紧接着则是两位市议员发言,其中一位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于官方不让民众燃放鞭炮的不满,强调不能放鞭炮还算是什幺庙会。接着对在场与会的所有人宣布,这次庙会活动中只要有收到市政府罚单的,全部把罚单交给他,罚款由他来处理。

会后聚餐时,这位市议员还不断地强调放鞭炮的重要性,批评官方不了解民间信仰的宗教逻辑,并且认为官方对于鞭炮所造成的空气污染太过夸大,应该把精力用在解决其他真正会造成重大污染的事物上。

经过不断的努力,各地方政府对「庙宇优质化」的追求不能说没有成果,许多庙宇现在普遍都了解现代性价值的重要性,虽然面对传统宗教价值时他们大都以宗教价值优先,毕竟庙宇是宗教场所,不过也会尽量有所节制,使得现在的庙会已经可以看出某些改变,例如通常会有人随时收集垃圾,或者绕境时折衷式地尽量不要沿路燃放鞭炮而只在定点施放等。这场宗教传统与现代性之间的拉锯战,在各地方政府的努力下正持续的进行。这场拉锯由于牵涉到的面向很广,因此所谓的「庙会优质化」的追求是一个步履蹒跚的过程。